电视剧 电影 明星 花絮 节目单 直播 综艺
重生第6集剧情介绍
选集
重生电视剧剧情介绍第6集:范凯出租屋有大量血迹池塘捞出女尸,秦驰拜托冯潇想看涉案枪支女尸检测出狗毛
秦驰和路铭嘉顺着钟尔菲快递的地址找到堰河南镇,通过快递留下的联系方式,找到了钟尔菲经常取快递的地方,是一家维修家电的修理店,兼职代收快递,路铭嘉给老板看范凯和钟尔菲的照片,但是老板没有任何印象。两人出了修理店路过一家小店铺,秦驰看到货架上的威化饼干,货架上空了一块问老板之前是放什么的,老板说之前这里也是放着威化饼干,前段时间让人给包圆了,路铭嘉问他是不是个二十岁上下的女孩,并拿出了钟尔菲的照片,见老板有些犹豫秦驰出示了证件让他配合,老板看了一下照片不是很确定说眉眼有点像,但是女孩满头小辫,秦驰收了照片问如果不是镇上的人一般都在哪儿租房,老板告诉他们外乡人租房的地址在北边池塘边的自建房。
秦驰和路铭嘉谢过老板后要去租房处寻找,这时秦驰收到了信息,他便拿了车钥匙留着路铭嘉一人寻找,说他开车去办点事,一会儿会合,路铭嘉好奇问是什么事非得把他撂下,秦驰说是定期督导。夏雨瞳坐出租车过来找秦驰,秦驰给她播放了他和神秘人的电话录音,对方说就给他三天时间,秦驰则嗯嗯了两声,夏雨瞳听着他应付的回答不禁笑说看来轻度的社交障碍对他来说不是问题,新的社交行为模式已经开始形成了,秦驰问她是不是觉得他在这个电话里的对答策略有点模棱两可,说他学会撒谎了,看秦驰有些不好意思,就说很多语言学家认为这是人类的本能反应之一,这时电话响了,路铭嘉说已经找到出租屋了,秦驰说马上到,让路铭嘉发个定位过来。夏雨瞳问他又在查案啊,秦驰点头说他们一个定点医院老主任的毒贩儿子不见了,跟他在一起的还有一个姑娘。
路铭嘉已经找到了钟尔菲和范凯住的地方,秦驰和夏雨瞳立马赶到,路铭嘉已经给总队叫了增援,实在不行就找当地派出所先把现场封锁了,秦驰问他找到尸体了吗,路铭嘉欲言又止犹豫一会说自己说不上来,秦驰跟他一起去看了出租屋,路铭嘉说这个场景让他很难有什么乐观的评估,没看见嫌疑人也没见到受害者,只见满墙都是喷溅的血迹,路铭嘉看着血迹说宁愿相信这一屋子的血都是范凯的,路铭嘉接到缉毒队的电话问说要不要他们接手,秦驰说命案优先,他们接。勘察周后秦驰出来见夏雨瞳,说要安排车送她回去,夏雨瞳问他在里边有什么发现,秦驰把现场的情况跟她说了一下,夏雨瞳说这个地方抛尸不是什么困难的事,秦驰表示赞同说就是不知道死的人会是谁,夏雨瞳说如果死的是娄颐的儿子,也没有什么不好吧,秦驰停下脚步问她是什么意思,夏雨瞳回避说没什么,这儿有得他忙了自己就不打扰了,说罢就离开了。
很快警察和法医便来勘查现场,警察带着警犬在池塘边寻找着尸体,娄颐也来到了现场,路铭嘉不知什么样的父母能够做到娄颐这样,路铭嘉想到了七一四案发那天,父亲给他打的那通电话。警犬突然在河边发现了一条被砍死的狗,娄颐一听有动静很紧张,秦驰将这个消息告诉娄颐,娄颐松下一口气。秦驰问娄颐要不要跟他们说点什么,她可是去过她儿子上个出租屋的,也知道她儿子贩毒以及几个吸毒成瘾的姑娘一直跟他在一起,问她是见过钟林的,说有可能是钟林找不到自己的孩子了,才找到她的,她一定是一路跟随着证据查到这的,要不然她怎么知道他们今天来这儿查案子,但是她查不下去了想用队里的资源,这没问题但是希望她能把实话都说出来,请她把所有掌握的情况一五一十跟他们讲,提醒她现在这个节骨眼上,可不是简简单单把她的混蛋儿子找出来那么简单的事情了,现在人命关天,他告诉娄颐出租屋里墙上挂着手铐,而且满墙都是血,他不知道两个姑娘是死是活,一听是两个姑娘娄颐感觉很吃惊,路铭嘉告诉她钟尔菲和范凯前女友王晓煦都失踪了,而且房间里至少发现了三组指纹,其中有一组是她儿子的,另外两组到现在都还没查清楚,秦驰说他们一定要找到她儿子,但为的不是他。
此时在七一四案事发仓库里,老邱和冯潇正在探讨案情,他知道冯潇一心想替秦驰辩解,但是此时此刻七一四案还有很多疑点,冯潇很困惑问说如果真是秦驰设的局导致了这场枪战,他的目的是什么呢,他为什么要平白无故地害死自己的同事啊,邱冬阳说至从秦驰调进西关支队之后,就一路过关斩将平步青云,直到升任了支队的中队长,要想再往上也要等个十年八年,如果秦驰想要取而代之的话,那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正副支队长,得有人提前出局,冯潇却不太认可这种说法,邱冬阳说他也不相信他们的民警会那样做,但他们还是得把最坏的假设给设定下来,然后去证明或者是证伪,给牺牲的战友一个交代。冯潇想起他们最后一次谈话,她特地把秦驰约到比较远的地方,秦驰表现得很不耐烦责怪她不理解他忙于办案,冯潇说他无非就是在意功名,让秦驰很气愤。邱冬阳说有专业医师的诊断,那么秦驰现在的状况是真实的,所以他们要调换思维方向找到突破口,冯潇点头说突破口就比如是那个程老四,邱冬阳说现在外勤资源实在是有限,希望冯潇和秦驰保持联系,这样或许能了解更多情况,这时冯潇电话响了,看到是秦驰的电话冯潇直接按掉,向邱冬阳道歉说自己不想和秦驰有任何联系,邱冬阳无奈。
路铭嘉向秦驰汇报说经过验证发现出租屋的血根本不是人血,而挖出来的那条狗被砍了十几刀,出租屋里的血可能是那条狗的,但是这个地方太偏远了人口流动性又太大了,根本不可能找到什么目击线索,问秦驰下一步要怎么做,秦驰说杀条流浪狗不算犯法,路铭嘉奇怪范凯砍了那条狗十几刀,还把它给埋了,不理解范凯这种矛盾的做法猜测是突发暴力行为后的愧疚感。秦驰看了一下四周的环境,发现了不远处的垃圾堆,路铭嘉不禁感叹每到一处范凯待过的出租屋都得翻垃圾,这案子办得挺有味道的。两人在这些垃圾堆中寻找线索,秦驰发现了被刀割断新的自行车车胎,问路铭嘉如果弄死一条狗的话他要怎么处理,路铭嘉想了一下说会直接扔屋里,或者扔门口荷塘里,秦驰说但他却挖了一个坑,问路铭嘉然后呢,路铭嘉也疑惑说没发现少了车胎的自行车啊,秦驰问他没有轮胎的自行车能干什么用,路铭嘉想想说有可能是犯罪嫌疑人为了减少浮力,于是他们把目光集中到了旁边的河里,路铭嘉要去调派人手过来,秦驰却他到附近工地去借大型照灯,然后请总队派潜水员过来。随后潜水员从河里打捞出来一具被捆绑在自行车上的女尸,秦驰下令抓紧做尸检,让路铭嘉等尸检报告出来赶紧核查她的身份,胡队认为范凯有重大作案嫌疑,下令立即通缉他。
秦驰回到家在楼梯间看到了陈蕊,陈蕊说她有东西落他这儿了,秦驰一听说是刀并解释说自己昨晚办案一晚上没回来,正好她来了,让她进去一趟请她帮一个忙,秦驰带她进屋给她一套家门的钥匙让她有空帮他下楼遛遛爱犬,说完让陈蕊别离开,说有事跟她商量,同时他拿出一个录音笔给她,说里面有一段电话录音,他告诉陈蕊里面是两个人的对话,其中一个是他的声音,她听完后可能会更恨他,但先别管内容,让她仔细听说另一个人是关键可能和她哥哥有关,让她听听看认不认识。秦池称7月14日晚上,他们在龙华路仓库和她哥那帮人碰上了,这一切可能是被人设计的,而且这个人可能是他,但具体怎么设计的他完全想不起来了,所以他认为录音里的另一个人应该知道线索。陈蕊突然说昨晚他一直没回来,以为他去安抚前妻了,秦驰奇怪问为什么要安抚她,陈蕊尴尬哦了一下,秦驰说自己昨天没时间,现在要去找冯潇,说完就出门了。
随后秦驰去见冯潇,冯潇说她现在跟他已经没有关系了,而且她现在是督察处的她得避嫌,让他以后别再找她了,说着转身要走。秦驰说她是陈夕的妹妹,冯潇听了不禁停下脚步转过身来问她是谁,秦驰说冯潇那天在他家见到的女孩陈蕊是陈夕的妹妹,这一段时间以来她一直在找他,要给她哥哥报仇而且差点得手,他撩起警服给她看自己身上的伤,那里依然贴着纱布,冯潇看到有人走过来,赶紧一把把他拉到楼梯间,她问秦驰为何还留着陈蕊,她应该被治安拘留,说陈夕的尸体到现在都还没有家属辨认,让秦驰询问她应该对714案件有帮助,秦驰说现在不管陈夕怎么样,他是好是坏不重要了,他死在警察手里,可以理解人家妹妹一心想报仇,说他用了好长时间才得到陈蕊的信任,如果他站在她的对立面那他这一刀就白挨了,冯潇说如果邱东阳和其他领导知道他整天和匪首的妹妹待在一起,他们会怎么想,秦驰说为什么要让他们知道,冯潇说他是暗示她帮他撒谎,秦驰说不用撒谎隐瞒就好,冯潇接着说他总留一个年轻女孩在家说出去也不好,秦驰反驳说为什么要说出去,而且自己也没有总留她在,说昨天是特殊情况,冯潇无奈问他今天来就是想解释这个的吗,秦驰说当然不是,他想让她帮他一个另外的忙,冯潇说她为什么要帮他,自己的能力范围内什么也做不了,听她这么一说说明白就要走,冯潇喊住他说他这样真的很奇怪,秦驰说心理辅导员说他现在是轻微的社交障碍,再严重点又能怎么样,也不至于让冯潇跟他再离一次婚吧,冯潇无奈叹气问他到底要干什么,秦驰说他想看到七一四案的涉案枪支,冯潇问为什么,秦驰说赵馨诚不是听到后面的两声枪声吗,他想知道是哪把枪打出来的,冯潇问有什么意义,所有的涉案枪支型号都在物证清单上,秦驰说物证清单不可能把每一把枪的构造都写清楚,他必须要眼见为实,说看冯潇方便,如果愿意帮忙找个机会告诉他,保证自己不会私挪或者是损毁任何一件物证,冯潇说看看吧,让秦驰答应她一个条件,
问冯潇昨天转交给他的快递里是什么东西,如果是跟714有关必须得告诉她,秦驰说她根本没必要拿这件事情当做交换条件,因为他本来迟早也会告诉她的,这时有人进来两人躲避,秦驰说自己要走了,队里有个命案要办,叮嘱冯潇找到机会告诉他,临走前冯潇检查了秦驰的伤口,并非常贴心的询问伤得严重不严重,正好被邱冬阳撞见。
随后路铭嘉告诉秦驰从河里打捞出来的女尸名叫张静文,是卫校的学生,21岁福建人,是被勒死的,秦驰听了很吃惊,原来不是钟尔菲和王晓煦她们俩,路铭嘉说卫校的学生现在处于实习阶段,单位以为她回学校了,学校以为她还在实习,其他的线索查到在两点前张静文的公交卡在一家便利店刷过,但是便利店的监控坏了看不了,现在正在排查,秦驰表示他们也要去看一下。路铭嘉犹犹豫豫对秦驰说法医发现了在死者的身上,有那只被砍死狗的狗毛,不知道对这个案子有没有帮助,秦驰问狗毛粘在哪里,路铭嘉说不知道,法医只说在做性侵检测的时候查到的,秦驰很吃惊。随后秦驰和路铭嘉在警局领枪,路铭嘉疑问说有必要吗,现在也没有证据指明范凯有致命性武器,而且他们是去蹲点的,要是真有什么线索就直接打电话叫增援了,秦驰说范凯不是拿刀杀了一条狗吗,路铭嘉还是觉得没必要,秦驰说自己也养狗就带着武器离开了。
陈蕊牵着秦驰的爱犬打车去找彭鹏,被彭鹏手下调戏,彭鹏喝退几人丢了一根肉串在狗前面,告诉手下这条狗一看就是典型的工作犬,一会上前把陈蕊一把抱起,笑着问她去哪里了,这段时间可想死她了,陈蕊神情亲近跟他斗嘴,彭鹏带着她上楼吃羊肉串。娄颐在警局门口拦下秦驰的车,大声让秦驰告诉他更多的情况,请他理解一个做母亲的心情,秦驰表情无奈。彭鹏一看陈蕊和退役的警犬在一起,就问她咋回事,彭鹏说她哥出事后他一直在找她,现在看来她是被公安收留了,陈蕊说他太瞧不起她了,说她要替她哥报仇,彭鹏劝她说当时在场的所有警察都死了,难道要去炸公安局吗,陈蕊说还有一个队长活着,彭鹏问是他杀了陈夕吗,陈蕊向他问起陈夕的情况,彭鹏告诉她陈夕回来是要一笔账,至于什么账她哥也没细说,不过程老四应该知道。陈蕊问程老四是谁,他说是本地一个老流氓,他也在找程老四,陈蕊让他找到后告诉她要见程老四,临走的时候彭鹏给了陈蕊一笔钱,陈夕走后陈蕊也失去了亲人,彭鹏将她看做是自己的妹妹。

本文由爱剧情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重生电视剧剧情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