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 电影 明星 花絮 节目单 直播 综艺
重生第11集剧情介绍
选集
重生电视剧剧情介绍第11集:秦驰受伤偷逃出医院找冯潇,路铭嘉揭穿周岩死前李伊人在场
路铭嘉正在周岩家的浴室里研究案发过程,正仔细核对了卷宗,发现周岩泡澡时脱下的浴袍上有红色印记,在她的房间里仿佛看到了那晚的情况。聚会结束,周岩便回了家,向往常那样卸妆、换衣,随后舒舒服服泡个澡。她突然发现自己还戴着那块表,便摘下放在浴缸一旁。她准备起身,抓住旁边的防滑扶手,谁知扶手突然脱落,她脚一滑敲到了脑袋,晕了过去,慢慢沉进浴缸的水里,最后没了呼吸。这时路铭嘉接到电话得知秦驰受伤住院,着急赶到门诊部被胡一彪一通大骂,说他不是副支队长的助理吗,领导命都快没了他跟哪儿了,路铭嘉解释说自己去跟廖勇和环卫工人遇害的案子,胡一彪生气打断他说办案也是秦驰办,秦驰到哪儿他到哪儿,秦驰办什么案他办什么案,训斥路铭嘉别以为他老子是个官,他就可以擅离职守,路铭嘉听到这句话不服气了,回说他去办案也是秦驰让他去的,他什么时候擅离职守了,再说了这跟他爸有什么关系啊,甭管他是谁的儿子,以后他做好手头工作,让胡一彪就事论事,胡一彪刚要骂他小兔崽子,这时邱冬阳来到医院了,而长丰支队的萧闯带着人也到来了,邱冬阳客气要跟他握手都被冷淡拒绝了,萧闯直接走到胡一彪面前自我介绍,打了招呼问秦驰怎么样了,胡一彪说秦驰头上有几处外伤,脸被火药燎了一下,人醒了看着还行,医生说一会儿送去拍个片子,大家听他这么一说才松了口气,萧闯说和关队通电话了,关队说这次特别感谢他们支队在这次行动中给与的支持,萧闯坦诚说因为他们现场控制得不好连累秦驰他们,胡一彪和路铭嘉交换了一个眼神,萧闯接着提起那把枪,说他还得借回去做弹道采样,然后一并奉还,并问胡一彪什么时候有时间去他们那里聊聊,胡一彪爽快让他放心,规矩他都懂,叫他的人随时来做笔录,萧闯答应下来。邱冬阳上前拉开萧闯到旁边,对萧闯说看他那把枪都没打过,是不是可以还给他了,萧闯正色说关队说了他的枪和行动报告,明天一早会送到市局去,萧闯说完要走再次被邱冬阳拉下问他的包呢,萧闯说他遗留在现场的那个手包,等他们最终确定里面不是赌资会还给他的,说完就转头对胡一彪说没什么事他就撤了,楼下还关着几十个津州的狗贩子呢,胡一彪让他等一下,说完上前一步在萧闯耳边耳语了几句,萧闯连连点头随后就离开了医院。
路铭嘉问邱冬阳说他不在的时候都发生了什么,而胡一彪跟着萧闯到了医院门口,萧闯对胡一彪说这帮孙子太鸡贼了,弄的全部都是斧子也不能算管制刀具,跟他在一起的小姑娘未成年,问清楚情况就给放了,关队的意思给这帮人录个笔录等候处理,说完让手下把门打开,车上被拷上手铐的正是彭鹏,胡一彪指着地让他下来,彭鹏下了车胡一彪上前搜他的身拿出一包烟,作势要让萧闯几个解解乏,萧闯留下两人带着手下走开了。胡一彪直接把那包烟丢下地用脚踩扁,对着彭鹏说吸烟有害健康,彭鹏一脸讨好叫他彪哥,要解释今天的事情,胡一彪直接推着他顶住车门,一脸冰冷对彭鹏说知道他是吃那碗饭的吗,问他知道马元安是什么下场吗,彭鹏垂下眼说知道,胡一彪手抚上自己的两根带着指套的手指上继续对着彭鹏说,他为马元安做过什么,语带威胁说他跟马元安有过交情,跟他则没有,彭鹏说懂了,胡一彪让他老老实实会他的狗窝蹲着,别让他再看到彭鹏,说完就直接走了,萧闯把彭鹏关进车里。
胡一彪回到医院看到大家脸色不好小心翼翼问秦驰是怎么了,路正刚出声说秦驰没事,让他别瞎想,胡一彪这才松一口气说吓死他了,胡一彪以为秦驰进病房了, 路正刚生气说进什么病房,他跑了,路铭嘉在旁边说手机衣服都在,估计是在拍片子的时候跑了,胡一彪叹气他怎么能跑了呢,让人这么不省心的。
陈蕊来到秦驰家门口犹豫了一会还是没有开门进去,而秦驰却是从医院跑到冯潇家,看着疲累不已的秦驰,冯潇温柔替他盖上毯子轻拍着她。路铭嘉一人在酒吧,看着四个一模一样的手表沉思。邱冬阳回到办公室想起在赌场发生的一起,当时程老四说陈夕的死是秦驰干的,还想起了冯潇给他签字说要看证物的事情,他打开了监控,看到冯潇和秦驰在局门口碰面,还看到了秦驰一人在看那把枪时的画面。这边睡着的秦驰握着冯潇的手正做噩梦,梦里他拿钱给了程老四还有那个电话,秦驰惊醒看到是冯潇,起身扑进冯潇怀里抱住她大口喘气,冯潇以为他做噩梦抚着他的背安抚,秦驰头开始痛了起来自己打自己的头,冯潇担心他说要送他去医院,秦驰突然笑了起来说再也想不起来过去的自己是什么样子,但是不管什么样子,一定蠢得可以,自嘲笑了起来,冯潇问他为什么这么说,秦驰笑着说竟然愿意用功名换这么好的时光,冯潇听后心疼靠着他的头说其实只要人还在,很多事情都可以从新开始,秦驰看着床头两人的合照起身低着头说,但是美好的时光已经被换走了再也换不回来了,冯潇听后默默下床走出房间。
秦驰走出房间看到冯潇一人低落坐在沙发上,他问冯潇给她的录音听了吗,这时有人敲门,冯潇上前开门,来的人是秦浩。胡一彪在路边跟一辆车上的人说秦浩给他来了电话,说秦驰昨晚在他那里过的夜,车里的人说真是废物,胡一彪说没想到昨晚那是个机会,车里的人说就因为稍纵即逝所以才是机会,说完就将车直接开走了。胡一彪看了一下四周走回支队,在门口碰上路铭嘉,问他找着秦驰了吗,胡一彪直接告诉他秦驰昨夜在他老爷子那里过的夜,让他直接给秦浩打电话联系他,路铭嘉故意叫住他说他的案子有进展了,他是先给他做汇报还是先去接秦驰,胡一彪回头笑着看他一眼,指着他说心眼忒窄就走了进去,路铭嘉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号码没接就直接走进支队里。
秦浩开车送秦驰回家,看他行动不便问他要不送他去医院,秦驰拒绝了说不用,客套跟秦浩道谢。秦驰走进楼道看见陈蕊直接让她拿钥匙,陈蕊赶紧从包里拿出钥匙,秦驰回到家他用手揭掉脖子后面的纱布,让她帮他清理一下,陈蕊细心地帮他清理包扎伤口,他说她给他打电话了吗,她说她和彭鹏当时也在赌局,秦驰起身从冰箱里拿出一堆吃的,说他这两天很忙让她照顾好自己,陈蕊说他这样会死的,他说自己最大的希望是在死之前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完。陈蕊眼眶红红地问他为什么对她那么好,为什么不骂她把她赶走,秦驰说他们每个人都不应该活在仇恨里。
路铭嘉看着她说零九年八月二十三日晚上十点多,她们乐队的主唱溺毙家中,按照当时的证据显示,她是因为喝多了酒在洗澡的过程中,不慎滑倒溺毙在浴缸里的。当时李伊人的口供提到,在参加完庆功宴后她就独自回家了,没有再见过她。他拿出一张照片说是在廖勇家发现的,上面是李伊人和别人的合影,右下角的时间是零九年八月二十三日十点四十九分,他说看来记忆偏差是她一贯的作风啊。李伊人说这照片不代表什么啊,路上被歌迷认出拉着拍照很正常啊,小路让她仔细看照片上的其他亮点,她瞟了眼照片说好像是在周岩家附近拍的,但那晚她没去过周岩家。路铭嘉说那晚周岩喝了酒,因为离开组合的事和廖勇大吵了一架,庆功会还没结束,她就独自回到了家,回家以后她脱了衣服卸了妆,打开水龙头准备洗个澡。按照证据显示的逻辑,她在洗澡的过程中忘记摘表,表进水然后停摆,她把表摘下来,放到了盥洗盆的旁边,等她再起身的时候,不慎滑倒溺毙浴缸中,这一切听上去似乎都合情合理。他拿出周岩的睡裙让她看上面的红色印记,说技术科查出了那是口红,也就是说当时周岩在卸妆的时候是穿着这件睡裙的。他觉得很奇怪,八月那么热的天,她为何会在卸妆和洗澡的这个时间段里头还要穿上个睡裙呢,他说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当时家里头还有人登门造访,李伊人说她爸爸就经常去她家啊,路铭嘉说那个登门造访的人就是她。
他拿出廖勇送她们的表,问她还记得哪一块是她的吗,她说表都一样她怎么认得,小路拿出其中一块说时间停在十点零五分的是她的表,因为那正是周岩的遇害时间,廖勇送她们的定制表的背面印有她们的星座,周岩的表当时和廖勇吵架时就摘下甩给了他,路铭嘉问李伊人她那因进水停摆的表,为何会出现在周岩的被害现场。

本文由爱剧情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重生电视剧剧情看点